您現在的位置:民勤政府網>> 史志民勤>> 涉民著述

民勤民歌概述

民勤民歌概述

◆◆ 樊澤民

一、綜述

民歌是人們在社會實踐中為表情達意而口頭創作的一種歌曲形式,通過口傳心授在世代相傳中不斷得到加工提煉,是民族文化的精粹,是一個地域、一個民族的活化石。

民勤民歌是傳唱于民勤縣及周邊地區的用民勤方言演唱的民間音樂,曲目數量繁多,音樂語言簡明洗練,音樂形象鮮明生動,短小精悍,易于傳唱,優美動人。它以民勤特有的藝術風格、堅強的生命力、多姿多彩的風貌,表達民勤人民的悲歡離合,抒發民勤人民的生活情感,集中體現民勤人民的精神、性格、氣質、生活習俗、風土人情、思想態度、審美情趣等,是根植于民勤大地的民間藝術,是西北地區音樂寶庫中的瑰寶,是西北民間音樂的活化石,是我國民間藝術百花園中的一朵奇葩,被稱之為“良心深處的良心”“聲音之上的聲音”。

民勤是民歌的海洋。千百年來,民勤民歌猶如大漠秋夜的繁星,爭相閃耀;又如隨處可見的沙棗樹,扎根淳樸的沙漠綠洲,根壯葉茂,金花吐艷,散發著醉人的芳香。長期以來,廣大人民無比地珍愛著民勤民歌,并不斷向其輸入新的血液,使它不停地發展,日益繁盛。

二、地理環境和歷史淵源

綜觀人類的發展歷程,不同的人種、自然環境、文化背景、社會形態使得人民生產生活的方式千差萬別,從而深刻地影響著文化的發展,形成千姿百態的人類文明。民間歌曲、歌種的形成和演變,與地理位置、自然條件、經濟狀況、勞動生產方式,以及民間習俗等有著密切的關系。民勤民歌是中國音樂文化的一個細胞,民勤的地理環境、氣候條件、文化傳承、歷史沿革等因素,為民勤民歌的萌生、形成、發展與衍變,提供了豐厚而肥沃的土壤,形成了民勤民歌內容豐富、底蘊厚重的特點。

(一)地理環境

音樂文化尤其是民歌作為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受地理環境因素的影響,在體裁、風格、演唱等方面都有著明顯的地區差別。民勤地處巴丹吉林與騰格里兩大沙漠之間,三面環沙,是典型的沙漠綠洲地區,故有“沙鄉”之稱。“民歌恰是窮鄉好”,自古以來,民勤人民以其勤勞智慧,在創造豐富的物質財富的同時,也留下了絢爛綺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如民間歌曲。特殊的、相對封閉的自然地理環境,造就了民勤人淳樸豪放的性格,也造就了民勤民歌粗獷優美的特色;艱苦的自然環境,多樣的民俗風情,造就了民勤民歌紛繁的題材、豐富的內容和多樣的形式;多姿多彩的民勤方言,造就了民勤民歌濃烈的地方色彩。

(二)歷史淵源

民勤民歌源遠流長,在當地傳唱已有上千年的歷史,并隨著歷史年輪不斷發展演變。民勤是沙井文化的發祥地,地處絲綢之路要沖,是中西貿易及文化交流的橋梁,是多民族聚居地區,大批軍隊長期駐守此地。明洪武初年和清雍正初年,政府大規模向民勤移民,戍邊屯墾的軍隊、大批移民來到鎮番(民勤古稱),把他們家鄉傳唱的一些民歌帶到民勤。東西文化、民族文化、軍旅文化長期交流、融合、滲透,民勤民歌和江、浙、晉、陜民歌及西域民歌不斷融合,催生出一大批具有鮮明民勤地域特色、風格多元化的民勤民歌。千百年來,歷經滄桑,隨著時代的變遷不斷傳承、演變、發展,形成了兼具北風南韻民間音樂表現形式,代代傳唱,延續至今。清中葉及民國時期,隨著大批民勤移民流傳到內蒙古、新疆、河西走廊及絲路沿線,對這些地區的民歌藝術產生重要影響。

三、分類、題材及藝術特點

民勤民歌種類繁多,題材廣泛,形式多樣,內容龐雜,曲目豐富,千姿百態。根據體裁,分為勞動歌曲、小調、山歌(花兒)、社火秧歌、酒曲、其他民歌6大類,主要是勞動歌曲和小調。

民歌作為歷史的一面鏡子,表達了人民的心聲。民勤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多彩的生活習俗,無不反映在民歌中。從內容看,有反映勞動生產的,有表現人民反抗精神的,有抒寫愛情生活的,有展示風俗鄉情的,有歌頌革命和建設的,有演繹歷史故事和民間傳說的,有描寫兒童生活情趣的……,題材廣泛、涵蓋內容非常豐富。

(一)勞動歌曲類

在生活中,人民總喜歡把一些單調、乏味的勞動和歌唱聯系在一起,使勞動美化、娛樂化,這是中華民族極其優秀、極具智慧的民間文化傳統。民勤的勞動歌曲也不例外。民勤民歌中的勞動歌曲基本是勞動號子,是直接伴隨著勞動而歌唱的民歌,通常在集體勞動時歌唱,與勞動節奏緊密結合。這些勞動號子節奏鮮明有力,音調單純流暢,情緒樂觀豪放,演唱方式多為“一領眾和”,領唱、和唱交替進行,大都無固定唱詞,唱詞大都是在勞動進行中由領號人見景生情,隨時即興編唱。既能統一號令,協調動作,組織指揮勞動;又能鼓舞情緒,振奮精神,助氣出力,減輕勞動疲乏,有一種號角似的作用。雖有曲調,但主要強調節奏,以便人們在統一的有規則的節奏中進行勞動,具有較強的實用性與表現性。

民勤勞動號子數量不多,有特色的主要有兩種類型:一類是提杵號子和打夯號子,另一類是駝夫號子。

提杵號子,以杵作為勞動工具。杵,筑土的一種工具,由杵頭、杵柄、杵把三部分組成。參加打墻勞動的人數多少不定,人手一杵。有不分班的,一人領唱,眾人和腔,邊打邊唱。領唱者是打墻勞動的指揮者,一般由經驗豐富、技術較高的人擔任。也有全用齊唱而不用領唱的。也有分兩班的,每班二人以上,人數可多可少,分別站在墻基兩端,由右向左,邊移邊打。號子也分作甲乙二組分別演唱。提杵號子的歌詞有三種形式:一是領為主詞,和用襯詞;二是全為襯詞;三是以襯詞為主。提杵號子的曲調結構大部分為單句體,或變化重復式單句體。少數是雙句體,或變化重復式雙句體。節拍整齊,節奏規整,多為2/4拍。每小節打一杵,強拍提起,弱拍落下。

打夯號子,也叫打墻號子,以夯作為勞動工具,是最常見和最普遍的勞動號子。民勤地處偏遠,曾長期遭受兵匪侵擾,人們很重視修堡筑寨,為了保護家園,防止兵匪強入襲擾,修筑的寨墻既高且厚。其打法是一人一杵,排作兩班,分別站在墻基兩端,由右向左,邊移邊打。所唱號子虛詞多、實詞少,曲調的樂句結構一般較簡單,基本上是上下兩個樂句或變化式的樂句連接,甲乙兩班先后接唱,一高一低,即興變化,此起彼伏,煞是動聽。節奏鏗鏘有力,與舉夯、落夯的動作協調統一。歌詞由領唱者根據勞動目的、勞動情緒、勞動場所等多種因素,隨情所至,即興編唱。眾人以“嗨喲”“哎嗨”“嗨呀”“喲嗬”等虛詞和之。在打墻勞動中,往往以號子重復的次數來衡量墻土的疏密程度;以曲調速度的快慢來決定打夯的進度;以演唱力度的變化來調節勞動強度等。打夯工作過程單調,體力勞動又很繁重,這類歌曲節奏明顯,曲調豪放,充滿動感和力量,起到了鼓舞干勁,協調動作的勞動效果。

民勤的打夯號子基本上是單樂段打夯號子,大都為雙句體結構。由上下兩個樂句組成,每個樂句領、和可各自為一個樂節,或領一樂節、和兩樂節,也可領、和各為一個樂句,形式多樣。按曲調速度的快慢,分為慢音和快音。按構成旋律的音階,分為:苦音,即音階中有兩個帶游移性的偏音;花音,即旋律以五聲音階或清樂音階所組成。按夯的大小、打夯的節奏快慢與和腔一次中所打的夯數,分為:夯礎,用大夯打,打夯節奏較慢,一次和腔為二至四拍時間,打一至二夯;快礎,用中等的夯打,打夯節奏較快,一次和腔為六至八拍時間,打三至四夯;拾礎,用小夯打,是收邊整沿的夯,一般是連連夯,整首曲調全為和腔,接連不斷地進行打夯。

單樂段打夯號子的演唱形式,多為一領眾和,少數在打夯勞動高潮時所運用的有聲無詞或唱詞較為固定的夯調則采用齊唱形式。唱詞內容十分廣泛,即興性很強。詞的長短不定,段數可多可少,句子以三字句、四字句、五字句、七字句為主要形式,六字句及十字句較少。曲調多為兩個樂句組成的上下句結構,亦有一、三、四句結構的;節拍規整,一般都是2/4拍;節奏鮮明,特別是和腔部分,音調質樸、簡易,情緒熱烈、雄健。

駝夫號子主要流行在多沙漠的河西地區,以民勤最為突出。民勤地處巴丹吉林與騰格里沙漠之間,是典型的沙漠綠洲地區。舊時,當地群眾的經濟貿易活動主要通過駱駝遠赴包頭、綏遠、新疆進行。這樣,駝隊便成了溝通民勤與外地經濟、文化生活的媒介。

民勤駝夫號子歷史悠久,流行廣泛,它的歌詞簡單洗練,曲調豪邁抒情,極富鄉土氣息。舊時代的駱駝行是它的搖籃。那些長年漂泊在外的駱駝客到各地運輸貨物,駝夫們在曠遠而寂寥的原野和大漠上,為排解行旅的寂寞,消除遠征的勞頓,常會唱起一種駱駝號子。由于駝夫們的生活多在駝背上度過,所以,歌曲的旋律和節奏,便逐漸與駱駝行進時的節律相附合,叮咚、叮咚,一起一伏,緩慢沉重,強勁挺拔。

老駝夫說,駝夫號子是駱駝起了場,駝夫上了駝才唱的,節奏勢必要與駱駝的起伏和駝鈴的擺動相一致。常常是頭駝的“把式”領唱,其他駝夫接聲,自由反復,遙相呼應。歌詞不固定,即興發揮,隨心所欲,但必須合乎曲調要求,并且押韻。

這種歌曲音調高亢、遼闊、豪放,樂句一般為四小節一句。有的是獨唱形式;有的由一人唱上兩三句后,趕駱駝的其他人在最后落句處接唱起來;還有一種領唱者同和唱的人們各唱各的節奏不同、旋律相異的調子,形成一種挺有意趣、十分動聽的上下兩個聲部的和聲藝術效果,給聽者以豐滿的音樂美感。

駝夫號子傳到現在已經鮮為人知,原因是駱駝在數十年前就已不再充當交通運輸工具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勞動號子,如《趕車調》,這類歌曲,音調奔放、自由,演唱時也較隨意。如《抬木號子》,基本上是一句領唱,一句和唱。因要統一人們抬木頭的步伐,所以歌曲節奏比較平穩、整齊。還有《搟氈調》《打場調》《鋤草令》等,這類歌曲不太需要規律性強的節奏形式限制,音調自由,隨歌者的心意和演唱興趣而變。

(二)小調類

小調,又稱“家曲”“家歌”,民勤當地人習慣稱為“小曲子”“小調子”或“春歌子”,是民勤人民在休息、娛樂、節慶等場合隨時可以哼唱的各種小曲,是民勤民歌中數量最多、內容最豐富、色彩最絢麗、流傳最廣泛的一個類別,也是民勤民歌中最重要的部分,在河西小調中占有突出的位置。在民勤廣袤的土地上,無論是田間、地頭,還是場上、院落,到處都能聽到小調的動人曲調;無論在春種、秋收,還是在年關、節慶,都有著小調的伴隨;秧歌、社火更是離不開小調的身影。

民勤小調流傳城鄉,靠的是勞動人民一代代的口傳心授。因而曲調顯得較為古樸,同時有許多大同小異的變體。就同一首歌曲而言,不同時期的人演唱會注入不同的感情和內容;同一時期、同一地區中不同的人也會因經歷、理解、才能等不同而在演唱中使曲調出現不同的變化;即使是同一歌手在不同的時間、地點演唱,也會有不同的變異。這種民歌演唱中的“十唱九不同”的現象并非完全是傳唱中的“失真”,也可能是民間藝人根據自己的感情、經歷、體驗、才能和具體情景的需要等進行的再創作。有些曲目在全國普遍流行,如《孟姜女》《茉莉花》等。有些則是西北地區共有的,如《繡荷包》《織手巾》《五哥放羊》《刮地風》《藍橋擔水》等。更多的民歌還是本土產生的,地域特色較突出,如《鬧五更》《光棍哭妻》《周月月》《看媽媽》《寡婦想夫》《走寧夏》《打沙棗》等等。地方化的外來小調大多是由古代移民攜帶而來,后隨著歷史的發展變化,與本地風土人情結合,形成具有濃郁本土人文元素的小調,小調在民勤小調中占有相當大的比例。如陜西、山西民歌《走西口》《揚燕麥》及一些具有陜西眉戶風味的曲目,再如著名的南方民歌《茉莉花》。小調在一定的時期、一定的地域內,詞曲及其相互的結合仍有著一定的穩固性。

題材。 小調流傳于城鄉各地,題材包羅萬象,反映生活面寬闊,思想內容精粗雜陳。在漫長的歷史中,各個階層的思想感情和興趣愛好都曲折地通過小調得到一定的表現。小調是“里巷之曲”,反映勞動人民的喜、怒、哀、樂和當地的世情風物及歷史事件。歌聲抒發感情,減輕心中憂愁。勞動人民通過小調生動潑辣的語言表達他們對舊社會的憤懣和抗議。這些內容從不同角度和側面,生動逼真地反映人民的悲苦和歡樂,訴說人民的生活和命運:繁重的勞動、窮困的生活、不幸的婚姻、家庭的離散……也吐露人民對愛情、幸福的追求和向往,唱出生活中的種種不幸遭遇。

?

分類。 小調內容涉及勞動生產、愛情婚姻、歷史事件、現實生活、自然風物等方面。根據題材可分為生活類、愛情類、傳說故事類、新詞類和雜類等五類。生活類的數量很大,曲調和表現內容豐富深刻、生動感人,流傳較廣,主要有《闖山關》《鬧土匪》等,其中流傳最廣的是《小白菜》《莊稼歌》《瞌睡多》。愛情類數量最多,形式也多,主要有《周月月》《害相思》《繡香袋》等,其中《山螢子燈》《鬧五更》較為突出,《十里亭》篇幅最長,流傳最廣,演唱形式別致新穎。傳說故事類小調有《孟姜女哭長城》《秦瓊賣馬》《高大人領兵》《劉秀走南陽》等,里面群眾最喜愛的是《十盞燈》。反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內容的新詞類數量較少,藝術質量一般,但其中有些曲目真實地反映了民勤人民對中國共產黨的深情和熱愛,還有歌頌社會主義建設的,聽起來令人感動,唱起來挺有意趣。

特點。 曲調短小明快,唱腔優美舒暢,結構靈活多樣,善于敘事抒情。經歷無數藝人修改加工,結構勻稱、韻律整齊、曲調優美等。

曲式結構。 小調基本上呈多段體結構形式。句式結構對稱,以二句式、四句式樂段結構為基本形式,體現起、承、轉、合的規律,又富于多種變化。有些為四樂句式或四句加一個尾句的結構,一般都有起、承、轉、合四部分。如《女兒十怨》,即是“第一樂句(4小節)+ 第二樂句(4小節)+ 第三樂句(4小節)+ 第四樂句(4小節)+ 結束句(4小節)”,歌曲平穩、對稱、完整、圓滿。有的結構更簡潔,全歌只有兩個上下樂句,再加一個尾句,雖然短小,音樂形象仍然表達得十分到位和感人。

曲調大多比較短小,一般均為單樂段曲體結構。以上下兩個樂句構成的一段體和典型的起、承、轉、合“四句頭”式的一段體為兩種基本形式。也有以三個近似的樂句并列而構成的單樂段曲體。大多數曲調都加襯詞,或不加襯詞而重復最后一個樂句。這種重復有的是完全重復;有的是變化重復;有的則在樂句中有擴充,使結尾出現新的因素,從而擴大音樂結構;還有的用補充結尾的手法使結尾擴大規模,增強表現力。除了單樂段結構外,也有雙樂段或多樂段的結構形式。

歌詞大多比較長,為多段分節歌,有較強的敘事性。每一曲的詞,有幾段、十幾段,甚至幾十段,比較完整地敘述一個故事或事件。也有不少一兩段詞構成的較短的曲目,歌詞通常由兩句或四句構成一段。長一些的結構也有六句或八句一段的,但較為少見。常見的還有三句或五句等奇數句組成的歌詞。小調歌詞在句法上以七言句為基本格式,也有五言、六言、八言、九言的句式。還有不少混合結構或由長短句構成的歌詞。

歌詞中絕大多數加有不同的襯字(或襯詞、襯句),大多來源于感嘆詞、助詞和象聲詞,如“哎”“嗨“喲”等;襯詞如“哎嗨”“呀呼嗨”“咿呀嗨”“咿兒喲”等;襯句如“咿兒哪兒喲”“哪呀哈咿呀哈”“七不楞噔生”等,常在歌詞的中間或句子后面出現。演唱者可以根據需要自由加入襯字、襯詞或襯句,有的起到適應曲調、補足音節作用;有的表達未竟情緒,擴大音樂結構;有的改變原詞節奏,活躍歌詞句法。這在加強語氣、活躍氣氛、加深音樂情感、調節節奏、擴充曲體結構和增強地方特色方面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也使民勤民歌調式豐富多彩,整個歌曲節奏和情調顯得格外歡快熱烈。

調式風格。調式部分襯字在詞典中未收錄,故用同音字代替,以便保留民歌原初唱法。不同調式有著不同特點,這與民勤地處古絲綢之路要沖,移民很多來自陜西、山西、河南等中原地區有一定關系。總體來看,“宮”(1)調式“徵”(5)調式較多,“商”(2)“羽”(6)調式次之。民勤小調宮調式曲調數量較多,在整個河西小調中,宮調式曲調多半是民勤小調。宮調式曲調以五聲音階為主,但加變宮的六聲音階也常見,七聲音階較少,↓7只在個別曲調中出現,常用音列是5 6(7)1?2 3 4 5?6(1 2)。曲調的結尾一種是下行進入主音;另一種是下行至主音下方的臨近音再上行進入主音,如2 1 6(或7)1。由于大部分宮調式曲調的主音不是全曲的最低音,因此它的曲調色彩與徵調式曲調大不相同。徵調式以五聲音階為主,其音列為(3)5 6 1 2 3 5(6i)。七聲音階數量很少。個別曲調由于受戲曲音樂影響而出現三度間音↓7。徵調式曲調結尾一般有兩種:一種是主音為全曲最低音,旋律下行至主音結束;另一種是旋律下行至全曲最低音3后再上行至主音結束。商調式以六聲音階為主,這時清角一般是必不可少的音(用變宮的亦有所見),以2 3 4 5?6?1 2 3(4)5為最常見的音列。最典型的結尾音調是6 5 4 3 2下行進行。羽調式曲調以五聲音階和加變宮或清角的六聲音階為主,結尾較自由。從曲首的旋律看,徵調式曲調常起于中音區,商調式曲調常起于高音區,宮、羽調式的曲調則兼而有之。

較有特色的旋律進行是六、七、八度(甚至超過八度)的上下跳進。跳進后緊接著反向進行,旋律的較大起伏與跳進加上較快的速度或較緊的節奏,形成一種豪爽、明快、詼諧的風格。

小調中有極少部分歌曲旋律風格、曲調音符的走向旋法,十分接近甘肅東部隴東地區的民歌和陜西一帶的眉戶調,這是行走在古絲綢之路上的人們在民歌歌唱方面交流、學習的結果。

小調的曲調受西北其他地方民間音樂的影響,調式較復雜,但抑揚頓挫,聽上去舒展而協和,優美而親切,再配以生動的唱詞,可產生極強的藝術感染力。

小調的表現形式,一般為多段分節歌,有長有短;發展較自由,句式多樣化;敘事性強,有演唱者即興發揮的天地。演唱形式靈活多樣,有獨唱、對唱、齊唱或一人唱、眾人和的方式。演唱不受時間、地點、有無伴奏的限制,既適于在田間地頭歌唱,亦適于在鄉間社火場上配樂表演。

小調中有一部分被本土小曲戲吸收,已經戲劇化的曲目,數量也不少,如《放風箏》《林英降香》《十盞燈》等等。

小調數量很多,感情真誠、樸實,曲調不拘一格,詞曲結合非常緊密,表現手法多樣,曲調悠揚動聽,而且有多樣的風格,聽起來順暢入耳。有的明朗、有的低沉,有的豪放中透出幽默、有的委婉中表現著悲哀。曲調節奏富于變化,多用樂匯、樂節的重復和各種跳進,常用一些模擬音調來描繪歌詞欲表達的內容,具有當地的獨特情調。尤其是象聲詞的運用更為別致。有駝鈴的“叮咚”聲(《上京城》),有吆喝牲口的“牠兒哞拾吼”,大轆車行駛的“呲哩哐嘡”(《車夫調》),紡車的“嗡嗡”(《紡線》),敲手鼓的“哧不咚咚”,等等。不僅使歌詞語言更加生動俏皮,增強歌詞趣味性,烘托出情緒,而且給人以新鮮之感。僅這些象聲詞就足以顯示出這些小調的動人魅力了。

(三)山歌花兒類

山歌是指在山間田野或崖畔、場院所唱的一種短歌。民勤地處沙漠綠洲,在民勤流行的山歌、花兒很少,內容大多是反映人們困苦生活的,如《走口外》《花兒菜》《納花歌》《螞蚱姑娘》《瞎子鬧三荒》等,樸實真摯,歌詞凄苦,曲調悲涼,聽來令人唏噓淚下。這些山歌形式短小、單純,一般為上下兩句的樂段結構;詞曲格律均較自由,便于歌唱者直暢地抒發自己的感情;歌詞一般都是歌唱者根據自己的勞動或思想感情即興編創,因而感情真摯、樸實;不需伴奏,無一定調高,隨時隨地張口便唱。

(四)社火秧歌類

逢年過節,民勤有扭秧歌、耍社火的風俗。但專門演唱社火秧歌的歌曲很少,流傳下來的主要有《鬧社火》《四曲子》《春官曲》等,熱鬧詼諧,風趣逗笑。社火隊所唱的秧歌調,多是當地流行的一些民間小調,許多小調由于曲調優美、結構勻稱,節奏鮮明、適于歌舞而常常被用在扭秧歌、耍社火之中,又說又唱,且歌且舞。這些小調,大都是紅火喜慶的,或熱鬧逗笑的,更顯民歌的靈活與多變。

(五)酒曲類

民勤民歌中,還有少量的風俗歌,主要是酒曲,也叫酒歌、猜拳調,是人們在飲酒或在喜慶宴席上,猜拳行令、推杯換盞之時用于助興的一種小調,可分猜拳酒曲和罰唱酒曲,如《猜酒令》《數麻雀》《尕老漢》。歌詞風趣、詼諧,曲調歡快、明朗,既能增添酒場的歡樂氣氛,又能鍛煉飲酒者敏捷應變的思維能力,還能延緩飲酒時間,減小酒醉傷身的不良作用。

(六)其他類民歌

民勤民歌中,還有生活實用類的歌曲,即生活音調,其曲調活潑,音域不寬,吟誦式較多,節奏性較強。如哄孩子睡覺的《哄兒歌》《哄娃娃》《哄小人》,吆喝鳥雀不準啄食莊稼唱的《吆鳥歌》《咕嚕嚕》《麻雀兒尋食》等。還有反映宗教內容的道教、佛教歌曲,甚至巫家的歌曲,如《仙家樂》《朝斗調》《南無祥云》《十炷子香》《天公天母》《布續調》等,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另外,還有一種叫作《口歌子》的歌曲,是歌者一時興起而把自己的生活遭遇及感情欲望隨時填為唱詞的一種民間歌唱形式,想啥唱啥,內容廣泛。如《口歌子》中,歌者若對某種人反感厭惡,他就隨口編唱道:“馬不走用鞭桿打,鞭呀鞭桿打;人不要臉沒辦法,沒呀沒辦法。”這類即興編詞的小型歌曲一般只有兩三個樂句,短小易唱,人人都可以在其中表達自己的生活感觸和思想,并享受歌唱的快樂,因此受當地愛唱歌的群眾及一些青少年的喜愛。

四、基本特征

民勤民歌經過上千年的傳唱,具有鮮明的特征。

(一)地域性

民勤民歌是生長在民勤這片土地上的奇葩。民勤的自然地理環境和悠久的人文歷史,是民勤民歌賴以產生的土壤和代代傳唱的基礎。民勤在歷史上是多民族聚集區,農耕文化和游牧文化在這里交融,本地民歌、小調和江、浙、晉、陜民歌及西域民歌長期不斷交匯融合,產生出獨具北風南韻的民勤民歌。無論從歌詞語言還是曲調旋律,民勤民歌都有別于其他地區,與民勤方言的發音、語調(抑揚)、語氣(重音),特別是聲調(四聲)有著密切的關系,獨樹一幟,自成脈絡,具有獨特的藝術風格、鮮明的地域特色和濃郁的鄉土氣息。

(二)群體性

民勤民歌具有集體創作的特點,是民勤人民表達自己喜怒哀樂的產物,是千百年來一代代民勤人民集體智慧的結晶。作為一種口頭創作流傳又不斷加工的民間音樂形式,民歌直接表達人民心聲,反映人民生活。民勤民歌源于生活,閃爍著生活美的光彩,深受民眾喜愛,代代有傳人,男女老少皆可參與,有大眾性。隨著時代的前進,思想性、藝術性都在不斷地提高和豐滿。

(三)獨特性

民勤自然地理環境獨特,一代又一代的民勤人,在嚴酷的自然環境下生息繁衍,造就了民勤人勤勞樸實、堅毅忠勇、粗獷豪邁的性格特色。這種性格特色,在民勤民歌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民勤民歌運用民勤方言演唱,是語言與音樂的結合體,形成了獨特的韻味。歌詞樸實生動,生活氣息濃郁,語言清新明快,樸素自然,又不乏詼諧幽默,曲調優美,唱腔樸實豪放,情感真摯,男腔粗獷豪放,女腔優美動聽,皆為原生態唱腔,不矯揉造作,詞句與生活貼近,充滿藝術生命力。民勤民歌歌詞句式多樣化,詞曲結合較為固定,節奏頓挫分明,適于反復歌唱。有部分民歌的曲調接近眉戶風格,從調式色彩可分為“花音”與“苦音”兩類。同時,由于民勤特殊的地理位置,有部分民歌吸收了內蒙古爬山調和河州花兒的風格和形式,但其本身風格還是獨特鮮明的。

(四)流變性

民勤民歌具有口頭性、集體性、即興性和變異性的特點。在世代相傳中,不同時期、不同地區的不同歌唱者,常按個人需要,將某首現成民歌作為藍本,進行即興編詞,見啥唱啥,想啥唱啥,這就是民歌創作和歌唱中的即興性。在即興編詞的同時,民歌的曲調必然發生不同程度的變異,因此出現了一首民歌有許多變體的現象,如《繡荷包》《王哥放羊》《放風箏》《揚燕麥》等曲目,以不同變體在民勤民歌中出現。

(五)詩樂性

民歌是詩與樂的高度結合。民勤民歌緊貼生活,主題明確,形象鮮明,感情真摯;歌詞篇幅短小、通俗易懂,屬歌謠體;一般句式整齊、押韻、平仄不嚴;以七字句為多,兼有其他句式,在結構上以兩句體、四句體為多。在短短數句歌詞中運用比喻、比興、對比、夸張、敘事等手法,使主題思想得到鮮明突出的體現。民勤民歌長于抒發人的內心世界,運用短小的結構,凝練的音樂語言,極為經濟的音樂素材來表達深刻的思想感情。總體來看,民勤民歌詩味濃郁,具有極高的文學鑒賞價值。

五、作用和價值

民勤民歌是民勤人民在生產生活中運用民勤方言,通過口傳心授,經過上千年的傳承發展,在長期的流傳過程中不斷加工完善而逐漸形成的民間音樂,兼具歷史、社會、民俗、文學和音樂價值,是充滿才情與智慧的藝術創造,是民勤民間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漢族民歌的優秀代表之一,是中國民歌不可或缺的民間藝術瑰寶。

(一)歷史價值

民勤民歌經過漫長的歷史積淀、民間藝人加工和外來文化結合,開放出絢麗多姿的藝術之花。在題材上反映了歷史和現實的社會生活,猶如一幅幅紛繁生動的風俗畫,是真實生動、原汁原味的原生態文化樣本,對研究本地區的歷史沿革、風土人情及文化民俗有著重要的價值。

(二)社會價值

民勤民歌千百年來在城鄉廣泛流傳,不論男女老少,都曲不離口,時不時喊上幾句,吼上兩腔,唱喜唱憂,唱樂唱苦,直抒胸懷,用歌曲表達他們的思想、感情、意愿、理想、祝愿和祈昐,成為陶冶情趣、愉悅性情的最佳文藝活動形式。民勤民歌來源于民間,涉及社會生活各個方面,從不同角度并以不同方式反映民勤人真實的生產生活,塑造出民勤人堅毅、樸實、勤勞的性格特征。民勤人民創造民勤民歌,民勤民歌鼓舞民勤人民勞動斗爭,豐富民勤人民生活,對人民生活有著廣泛深入的作用,是人民傾吐心聲、抒發情感的得力工具,是勞動人民生活中的教科書,起到傳播知識、寓教于樂、勸化人心的作用,是反映民勤人民生產、生活、心理、愛情、意志、愿望和歷史全貌的民間藝術。在民勤民歌中,有一部分民歌屬于勸善規過、醒世箴言類的傳世佳作。這些民歌在輕松愉快的歌聲中,把傳統的道德觀,很自然、融洽地傳授到群眾中去,從而達到寓教于樂的效果。

(三)藝術價值

具有主題鮮明、題材廣泛、民俗多樣、語言獨特、歌詞樸實、曲調優美等特點,無論音樂還是文學,都有很高藝術價值,鄉土文是學的精華,是民勤人民珍貴的文化遺產。與方言緊密結合,音樂表現按照“依字行腔”原則,語言特點突出,唱者順口,聽者悅耳,韻味十足,具有較高審美價值。表現手法采用比興、反復、排比、重疊、對稱、雙關、夸張等,抒發生活的喜怒哀樂。節拍以2/4、3/4拍為主,調式以徵調式、宮調式為主,曲式結構以對應性結構和起承轉合結構最多,音階、調式、旋法、節奏及曲體結構等諸多要素,構成自己藝術特點。旋律簡單優美,音調高亢遼闊,節奏比較自由,演唱技巧豐富。南北交融的藝術風格,獨特的曲目、唱腔、曲調,對于研究西北民間音樂有著不可替代的藝術價值。濃郁的鄉土氣息,曾哺育過文人、音樂家和職業藝人,今天仍是音樂人不可缺少的養料。

(四)人文價值

直接反映民勤乃至西北地區的歷史、社會、勞動生產、風土人情、愛情婚姻、民俗民風、日常生活,表現形式生動,內容深刻廣泛,幾乎無所不包,見什么唱什么,想什么唱什么,盡顯地方民俗風情。可以說,哪里有人民、有生活,哪里就有民歌。民勤民歌是民勤人民生活的鏡子,是人民的喉舌,是人民的親切伴侶,是勞動中的助手,社會斗爭中的武器,交流情感、傳播知識、娛樂消遣的工具,也是研究民勤乃至西北地區的歷史、社會、民風民俗的寶貴資料,具有重要的人文研究價值。

六、傳承狀況

數以千計的民勤民歌千百年來在當地百姓中口傳心記,延續至今。此次采錄整理的有近600首。1976至1980年,民勤縣文化館李玉壽等人在民間廣泛征集采錄,1980年12月整理形成《民勤縣民間歌曲集成》資料本,收錄民歌403首,部分被收錄到《武威地區民歌集成》和《甘肅民歌集成》。2011年3月,民勤民歌入錄第三批甘肅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屬傳統音樂類項目。

民勤民歌傳唱于城鄉,在湖區、壩區廣泛傳唱。清代和民國時期,演唱群體較大;1949年以后到20世紀80年代,尚有不少民歌藝人,主要有高培閣、張鶴仙、李百祥、柴宗明、許有剛、王成己、李恒潤、王曰壽、俞存厚、王成默、柴兆福等人。東湖鎮紅英村老藝人曹宗讓、夾河鎮肖案村老藝人曾祥道是省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隨著時代的發展,整個社會文化生活在不斷發生劇烈變化,新事物取代舊事物已成定勢。新的娛樂方式迅速入侵,老藝人大部分已經去世,青年一代受流行歌曲影響,不喜愛民歌。民勤民歌作為傳統藝術,在如今網絡速食文化環境下,其傳承人急劇減少,鮮有能唱原味民歌的民間歌手,少有業余或專業演唱民勤民歌的班社團隊;舞臺包裝、曲目“老土”,缺乏創新,很少有人登臺表演;民歌曲目、曲調、唱詞失傳嚴重。民勤民歌正在慢慢淡出我們的記憶,面臨被歷史淹沒的危機,亟需進行保護。

七、保護發展

時間的腳步不會停留。面對傳統藝術在現今時代發展的困境,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到保護和傳承民勤民歌的重要性。保護、傳承、創新、演唱、弘揚優秀的傳統音樂,是我們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和文化擔當。

我們調查、挖掘、搜集、記錄、整理民勤民歌資料,建立文字、圖片、視頻資料和電子檔案庫;走訪采風,請老藝人演唱,現場攝像錄音、記譜記詞,采錄、整理民勤民歌曲目,特別是一些即將失傳的老曲目,編輯出版《民勤民歌》;拍攝、制作民勤民歌專題片和 DVD 碟片、 MP 3 ,通過網絡、電視、廣播、微信等傳媒方式,對優秀的民勤民歌作品進行積極、廣泛的宣傳,通過為民勤民歌演唱者錄制訪談、演唱專輯、電視特輯,對民歌資料進行有效的、長久的保存;組織民勤民歌學術研討會;舉辦民勤民歌培訓班,培養傳承人;充分利用當地歌手資源,舉辦民歌大賽,結合民俗節慶等傳統風俗,組織群眾開展展演活動,普及民勤民歌,拓展民勤民歌的活動空間;在文化旅游產業中組織民勤民歌表演,借助旅游擴大民勤民歌的認知度和覆蓋面,使民勤民歌走向全國,走向世界。

民歌是時代的旋律,是時代的心聲。傳統民歌在民勤這片沙漠綠洲上,滋養出得天獨厚的藝術魅力。民勤民歌,以它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凝聚起民勤人的鄉音鄉情。進入新時代,老民歌依然受到人民的喜愛,進一步得到社會各界的重視與保護。我們堅信,通過我們的共同努力,這一民間音樂定會得到保護傳承,民勤民歌將會成為永不凋謝的民間藝術之花,在民勤綠洲大地上綻放出更加燦爛迷人的風采。

Copyright ? 2009-2013 www.jsfzuj.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隴ICP備10200034號-1

甘公網安備 62062102000102號

主辦:民勤縣人民政府

承辦:民勤縣經濟信息中心 聯系電話:0935-4123569 網站標識碼:6206210001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北京麻将馆音乐 18年无错36码特围 360彩票 王者捕鱼器视频 二分彩 功夫时时彩计划手机客户端 时时彩免费软件计划 惠头条怎样才能赚钱 河北块三走势图一定牛 广西十一选五 4码15期倍投方案 陕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加入顶峰真的赚钱吗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2013全运会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