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民勤政府網>> 專題專欄>> 緬懷先烈 圓夢中華

紅軍后人說當年 世代傳承長征魂

?

? ? 在江西于都,最動人的記憶留在1934年秋天的于都河畔。

? ? 那年,8萬多中央紅軍踏上浮橋開始遠征,“十萬百姓淚汪汪”。

? ?6月12日,記者又來到長征渡口。當年的浮橋早已沒了蹤影,30多座橋梁如長虹一般裝點著這條滾滾大河。85年時光,沒有磨蝕人們的記憶。于都河對岸盡管已高樓林立,坦途相連,但紅軍故事還在傳頌,紅軍似乎從未走遠。

? ? 一塊銀元

? ? 在于都縣城,我們見到了紅軍后人伍春林,他拿出一塊瓶蓋大小的銀元告訴記者:“這是我爸爸從長征路上帶回來的。”

? ? 伍春林從小記得父親伍生亭右胳膊上有兩個彈孔的傷疤。直到自己當兵轉業再回到父親身邊,他才知道了這兩個傷疤的來歷。

? ? 伍生亭1932年參加紅軍,當時只有16歲。1934年長征出發時,他是紅一軍團警通連戰士。1935年3月,在貴州桐梓一帶,部隊強渡土城河,往赤水方向前進。有一天,副班長帶領伍生亭和一位小戰士到前線給一師送信。他們帶著回信在返程路上與小股敵人相遇,打了一仗后撤出戰斗。走了不遠,碰上了正在行軍的紅一軍團政委聶榮臻。聶榮臻發現他手臂受傷,趕緊讓人給他包扎。

? ? 伍生亭脫下衣服才發現右上臂被子彈打穿,還在流血。聶榮臻心疼地說:“打起仗來連受傷都不知道,真是個‘小鬼’!”他雙手舉著伍生亭的手臂檢查之后,讓警衛員取來兩塊銀元,把兩個彈孔夾住,才包扎起來。當時沒有條件打石膏,而銀元可以起到消炎和固定的作用。

? ? “這兩塊銀元保住了我爸爸的手臂。”伍春林說,父親受傷后很快被送到衛生隊。第五天,聶榮臻來看望傷病員,又見到了伍生亭。醫生說,因為發炎可能要截去右臂。伍生亭在不遠處聽到這句話,哭著大喊:“不能鋸掉我的手臂!”聶榮臻回過頭安慰了他,又對醫生說:“能不能多想些辦法,盡量不鋸呢?”

? ? 伍生亭一直記得聶榮臻說的話:“我們現在確實很苦,但是我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年輕戰士缺肢斷腿。要想方設法,能多挽救一只手、一條腿,就是多取得一份勝利!”

? ? 伍生亭最終保住了手臂,也留下兩個彈孔的傷疤。只可惜在行軍中丟失了一塊銀元,余下的這塊,他一直珍藏著。如今,伍生亭老人離世已經30年,但銀元一直被伍春林兄妹6人珍藏著。

? ? 撫摸著這塊銀元,伍春林仿佛又摸著父親手臂上那兩個彈孔。“這是一塊寶貴的銀元。”伍春林說。

? ? 兩個紅薯

? ? “別了,于都河!”

? ? 簡單5個字包含了紅軍長征離別時那份依依不舍。楊成武將軍在回憶長征的著作中,第一部分標題就是這句深情的話。四五十年后回憶那個場景,將軍念念不忘的是房東大娘送給他的“兩個熱氣騰騰的紅薯”。

? ? “大娘把用一塊小白布包著的東西遞給我。我接過它,打開一看,是2個熱氣騰騰的紅薯。我手里拿著紅薯,眼睛濕潤了”……

? ? “為什么這2個紅薯讓將軍記了那么多年?”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副館長張小平提到這個細節,總要向人們發問。他說:“不了解當年的情況,就難以理解這2個紅薯意味著什么。”

? ? 當年,從于都出發的紅軍有8萬多人。紅軍司令部命令是,每個人要帶夠4天口糧。“就算按照每人每天一斤口糧計算,這也要帶走30多萬斤糧食。”張小平說,這幾乎是當年于都所有的糧食產量。為了讓紅軍多帶些干糧走,蘇區人民幾乎把家里所有的糧食都拿出來了。

? ? “糧食送給了紅軍,農民吃什么?”張小平說,“只有粗糧,最多的就是紅薯。”

? ? 房東大娘把紅薯也拿了出來,送給了紅軍。這就是老百姓對紅軍的那份真摯感情!

? ? 楊成武將軍在著作中這樣形容當時的感受——“此刻,我難以用語言表達我的感激之情,捧著紅薯,又深情地叫了一聲‘大娘’!”

? ? 五雙草鞋

? ? 張小平叮囑我們記下一個名字:丁張發。

? ? 張小平說,見到這位老人時,她已經80多歲。老人就住在紅軍長征出發地紀念園附近,常常到院子里來散步。2006年的一天,張小平和老人閑聊,引出一段塵封的記憶。

? ? 1934年,丁張發只有10歲。她只記得爸爸前幾年就去當紅軍了,媽媽準備了一些干糧,還專門打了5雙草鞋,帶著10歲的女兒沿河去找親人,走了好幾天也沒有找到。他們回家之后,遇到了一個和丁張發父親同去當紅軍的人,才得知父親在興國的一場戰役中犧牲了。

? ? “她們母女回到家里哭了一個晚上。”張小平說,老人記得,第三天早上,媽媽又帶著她出門了。她們帶著給父親準備的干糧和那5雙草鞋,又來到于都河邊,把干糧和草鞋都送給了正在行軍的紅軍。

? ? “這些年,我走訪過一兩百名紅軍和紅軍家屬。”張小平說,這個故事讓他十分難忘。“蘇區該有多少這樣動人的故事啊!”記者和張小平發出同樣的感嘆。

? ? 一個名字

? ? 在于都縣利村,我們來到紅軍后人郭揚輝家。他的家有一支梭鏢,是父親郭庭楨留下的。在郭家寬敞的客廳里,郭揚輝老人接待了我們。郭庭楨1929年參加紅軍,1934年隨軍長征,后來在攻打臘子口的戰役中受傷,回到村里。

? ? 我們見到了那把從蘇區傳下來的梭鏢頭,更被郭揚輝的名字所吸引。他說,原來父輩給自己取名“郭揚富生”。父親后來在鄉里工作,他從小就看到人們尊重父親。上了小學,知道父親參加過長征而倍感自豪,就把名字改為“揚輝”。“意思就是要發揚我父親的光輝。”他說,父親知道他改了這個名字,什么也沒有說。

? ? 如今70歲的郭揚輝告訴我們,長征精神需要繼續發揚,一代一代傳下去。

? ? 在于都,人們對于長征精神的傳承有著深刻地理解。伍春林說,“我從不去宣揚父親的業績。”他的理解是,父親的光榮和功勞都是屬于他們那一輩人的。我們要憑自己的能力干好本職工作,憑本事吃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們都是紅軍的后代,走好我們自己的長征路,就是對先輩最好的報答。”他說。(記者 魏永剛 喬申穎 賴永峰)

Copyright ? 2009-2013 www.jsfzuj.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隴ICP備10200034號-1

甘公網安備 62062102000102號

主辦:民勤縣人民政府

承辦:民勤縣經濟信息中心 聯系電話:0935-4123569 網站標識碼:6206210001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2017年五开赚钱吗 中小盘股票指数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开烤包子点能赚钱吗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塞达尔传说荒野之息赚钱攻略 第五人格怎么快速赚钱 开药房 赚钱吗 开二次元店赚钱吗 创世神曲手游能赚钱吗 子线切割不赚钱 国际主要股票指数 如何通过画插画赚钱 低价股票推荐 如何看股票涨跌 戎马丹心城市怎么赚钱